我们离​割礼​有多近?

说到割礼,可能很多人都感到很陌生。这个主要盛行于中东和非洲国家的习俗到底是什么样的?

割礼是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着名仪式,根据《圣经》和《古兰经》的解释,这个仪式的意义在于表明自己是上帝所选择的族裔。割礼也分为男性割礼和女性割礼。

而女性割礼主要盛行于非洲国家。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8年最新的数据,接近两亿妇女和女童曾遭受残害。今天,割礼仍在30多个国家盛行。

本周,「听好书」为大家推荐“独立女性自传”系列的第叁本《沙漠之花:世界名模华莉丝·迪里自传》这本书。从索马里牧羊蜕变成为国际名模的华莉丝·迪里,是第一个以亲身经历公开谈论割礼的女性,她在书中就写到了自己遭受割礼的经历和索马里的割礼风俗。

我们还采访到联合国基金会Girl Up非洲地区代表穆松达·奇宽达(Musonda Chikwanda),她从更宏观的视角为我们讲述了非洲地区的割礼现状。

近期,华莉丝为反割礼宣传拍摄的照片

什么是女性割礼?

华莉丝在5岁的时候接受了割礼。

像其他小女孩一样,她盼望着仪式早些来临,因为割礼意味着一个小丫头蜕变成了一个女人。割礼的头天晚上,女孩子们总能多分一些吃的,华莉丝一直很眼红姐姐们,自己的这一天也终于要来了。但是,她并不清楚第二天将要发生什么。

天还没亮,母亲就带着华莉丝离开了家,为了惨叫声不被别人听到,母亲带她走出家很远。一个吉普赛老妇人让华莉丝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然后从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包里掏出一个沾满了暗色血迹的小剃刀刀片,她往刀片上啐了一口吐沫,又在裙子上简单擦了擦。

母亲把围巾绑在华莉丝的眼睛上,并抓紧她的胳膊。下一刻,华莉丝已经感到自己的肉,自己的阴部在被一下一下地割掉,她听到刀片钝钝地在皮肤上锯了一个来回,又一个来回。

华莉丝想让母亲为她骄傲,忍着没掉眼泪,但是她的双腿已经不受控制地拼命抖动着,实在太难熬了,她痛晕了过去。恢复意识之后,华莉丝以为折磨终于结束了,却没想到最恐怖的才刚刚开始。

电影《沙漠之花》剧照

吉普赛老妇人从身边拿起一支金合欢树的刺,在华莉丝被割掉外阴的皮肤上戳了一个又一个洞,然后扯过一根结实的白色粗线,穿过小洞,把华莉丝下身的伤口缝合起来,只留了一个火柴头大小的小口,以供小便和经血流出。行割礼的石头上浸透了华莉丝的血,就像刚宰过牲口一样。从华莉丝身上割下来的零星肉块,静静地被阳光晒干。

索马里一直流行这样的说法:“女孩生下来,双腿间天生就有不洁之物,致使男人堕落。”索马里的每个女孩都要行割礼,没有接受割礼的女孩子会被视为不洁的荡妇。处女在非洲的婚嫁市场价值极高,所以割礼为男人们提供了方便的“验贞”方法。

许多有施行女性割礼仪式的族群相信,割去女性的阴蒂、小阴唇甚至整个性器官,将使女性因为无法感受到性快感而会守贞。大部分非洲女性遭受的割礼,都是第叁种类型。

在非洲西部国家例如加纳,年幼的女孩儿会被当成献祭品,而女孩实行割礼是为了表达对所信奉神灵的敬意。就因为这种宗教文化,女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的任何阶段都会被当成一件物品。甚至,我们可以说,女孩儿们就是可以拿来买卖的,可以给家里带来财富,或者仅仅只是一个无性的生育工具,而从来没有被当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来对待。

割礼是公然的屠杀

割礼并不会在医疗场所进行,大部分的割礼施行环境都很恶劣,没有任何消毒和麻醉过程,他们会用非常简陋的刀具切掉女孩儿最敏感的部位,其中有很多女孩儿会因为感染,患上皮肤癌。长期以来,遭受割礼的女孩儿们要忍受泌尿疾病、阴道疾病、性交痛等折磨,还面临着死胎、难产的风险。

割礼也会对女性的心理造成很大的创伤。华莉丝在书中也写到过这种经历,她在去英国之后才发现原来并不是每个女孩儿都要行割礼,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女孩生下来就该承受的事。所以,她开始意识到自己是残缺的,这就造成了严重的自卑心理。很长一段时间,华莉丝都不敢靠近异性。

“而她们付出的这些疼痛,却都是为了把自己献给某个男人做准备,而这些男人也从来不会把女孩儿们当成是他们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穆松达认为,我们对于割礼的关注点不仅仅在这个习俗对女性身体的残害上,更是要控诉,割礼剥夺了一个人生而为人的完整性。

乌干达公路旁的标语牌:“停止割礼——危害女性健康”

割礼对女孩儿是一种巨大的压迫,伴随着她们的不仅是身体上的残害和疼痛,更是心理层面的耻辱和自卑而且,割礼多与宗教信仰及父权对于女性的身体控制有关,它剥夺了女性的自我意识,打击了女性作为人的尊严。

华莉丝曾在书中发问,“神赐给我的身躯,原本就是完美的。人们戕害了我,抢夺了我的力量,把我变成残废。生为女人,我的一部分被夺走了。倘若上天不愿让我拥有身体的这一部分,又为何创造它们?”

女性割礼是公然的屠杀。

1997年,华莉丝放弃了如日中天的事业,转而投入到废除割礼的斗争中去。在她的努力下,非洲有28个国家陆续废除了割礼,无数女性得到了拯救。在东非,女性外阴残割率从71%降至7%,西非则从74%降至25%。

联合国基金会Girl Up非洲地区代表穆松达·奇宽达(Musonda Chikwanda,左叁)

割礼废止之路漫漫

那么,割礼离我们有多远?会被最终消除吗?

穆松达回答,在过去的叁十年,割礼的普遍程度已经全面下降。但是,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有进步,在一些国家,女性外阴残割率降低的速度已经在减缓,而且非洲不同国家之间差异巨大,非常不平衡。在一些非洲国家,割礼的实施率仍然超过半数。

而在华莉丝创办的“沙漠之花”基金会官网,最近的调查中显示,遭受割礼的人数在英国乃至整个欧洲都在快速增长。华莉丝发出警告:“如果认为割礼只存在于非洲、中东和亚洲地区,那就大错特错了。”

那么,是什么阻碍了废除割礼?

穆松达说,现在的工作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唤醒一种意识——让大家意识到割礼必须被废除。

但是,难就难在,一个人很难违背和脱离自己从小就融入的宗教文化。割礼被视为成年礼的一部分,由于《古兰经》赋予了割礼以神圣的意义,割礼也就成为穆斯林不可违抗的宗教使命,对于虔诚的信徒们来说,这种习俗很难被改变。所以一些女孩儿们相信割礼是她宗教信仰中的一部分。

即使很多非洲国家在官方层面都颁布了废除禁令,但是现实是,在民间层面,没有多少组织为女孩儿发声,而且那些女孩也不会站出来控诉和反对割礼对她们人生带来的影响。这样下去,割礼永远不会被废除。

华莉丝和她救助的免于割礼的索马里女孩儿

穆松达认为,最重要的,是鼓励女孩勇敢站出来。所以,教育是改变非洲女性现状的最好的途径,教育能为女孩儿赋能,让她们明白自己不比男人低贱,不比其他人差。教育让她们有机会重新认识割礼这种习俗,从而给她们发声的勇气,说出自己身心受过的伤害,来亲自控诉割礼是一种违背人权的习俗。

无论是割礼这种残忍的迫害,还是我们日常所遭遇的歧视和不公,都不会自动消失。只有打破沉默,直面它,反抗它,才能争取到自己的权益,挣脱性别枷锁,维护个体的完整性和作为人的尊严。

采访/整理:贾奕帆

▼扫描海报中二维码,开始听书

▼ 给你勇气和力量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客服QQ:1044453031),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