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就销毁叙化武提出框架协议 激怒叙反对派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美国和俄罗斯14号就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达成框架协议,成为这次叙利亚化武危机的关键节点。美国和俄罗斯将在未来几天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提交一份草案,内容包括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的步骤和核查措施。在获得该组织批准后,将会设定销毁叙利亚化武的具体时间表。

  根据协议,叙利亚政府一周内提交所拥有的化学武器详单,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监控之下,将化学武器转移出叙利亚并销毁,叙利亚政府应该允许武器核查人员进入叙利亚对可疑地区进行检查。同时还规定在今年11月之前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观察员,需要进入并完成对叙利亚可疑地区的检查,并在此日期之前销毁化武的生产和组装设备。在2014年年中之前全部销毁或转移叙利亚化武,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当天欢迎协议达成,并表示已经收到叙利亚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正式加入书,叙利亚将于11月14号成为公约缔约国。

  有协议的达成暂时解除了美方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的警报,叙利亚政府15号首次对协议表示欢迎,而叙利亚反对派则坚持要求惩罚化学武器的使用者。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中东记者黄元鹏:叙利亚民族和解事务部部长海德尔15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叙利亚政府欢迎美国与俄罗斯前一天就叙利亚化学武器处置达成的协议。海德尔表示一方面协议将帮助叙利亚民众走出危机,另一方面协议通过去除某些人意欲发动战争的前提条件,阻止了针对叙利亚的战争,协议的达成多亏了俄罗斯朋友。叙利亚反对派15号要求国际社会在禁止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基础之上,禁止其对城区发动空袭,并强调化学武器的使用者必须受到惩罚。叙利亚反对派全国联盟当天发表一份声明,声称叙政府从美俄的谈判和协议中获益,叙政府目前正趁机在全国各地加紧军事行动,甚至在居民区发动空袭和弹道导弹袭击等。全国联盟因此强调,为了保护平民,必须进一步禁止叙利亚政府军使用战机和重型武器攻击城区。

  一触即发的叙利亚局势在框架协议下得以缓解,当华盛顿、伦敦、巴黎到莫斯科和北京,安理会五大国外长都对美俄协议表示欢迎之际,叙利亚反对派却非常不高兴,他们直言“克里-拉夫罗夫计划去死”,叙自由军领导人伊德里斯将军则表示“我们不接受这协议任何一部分内容”。框架协议激怒了反对派,在俄罗斯RT电视台记者探访叙利亚战地时,遭到了反对派的乱枪袭击。

  俄罗斯RT电视台记者:我们现在就在马努拉村庄的中央位置,到处可见近来的激战留下的痕迹。我们都被困在这个角落里,我们现在想法设法逃出去,通过这条路。他们就在那堵墙后面发射。

  尽管框架协议让叙利亚化武危机显现缓解迹象。不过,这份协议还是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留下了可能。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的规定,如果叙利亚未能执行安理会的决议,安理会有权采取武力打击或经济制裁等手段。

  拉夫罗夫:我们希望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和联合国的要求能够得到履行,如果没有得到履行或又出现使用化学武器的情况,安理会将可以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采取措施。

  美国国务卿克里也表示,美国支持通过和平途径解决叙利亚危机,但并不放弃军事手段,希望阿萨德政权能够兑现其公开承诺。

  克里:全面落实这一协议将消除化学武器对叙利亚人的威胁,也有利于邻国地区和国际安全。

  由此看来,美俄达成的协议只是暂时解除美方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的警报,但长期而言,这场化武危机给叙利亚局势带来诸多不确定因素。能否为叙利亚局势走向和平带来希望,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中国前驻伊朗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邀研究员华黎明作出分析。

  叙利亚战事是否会彻底结束?

  华黎明:叙利亚的战事不会彻底的结束,因为这一次就是美国暂停了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但是叙利亚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而且化武问题本身政治上、技术上还有很多的难关需要克服,所以叙利亚战争的威胁也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什么因素会再次激起叙国内战事?

  华黎明:两种可能,一个就是叙利亚政府利用间隙对反对派进行打击,第二个就是西方利用叙利亚政府销毁化武这个问题上任何一点做的他们认为不满意的地方,可以以任何时候以借口对叙利亚再重新进行军事打击,所以战争的两种可能性还会有爆发的可能性。

  有统计认为,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至少需要征用7万5千多人,这会不会成为军事侵入叙利亚的借口?

  华黎明:我们都知道二战的时候,日本在中国的领土上使用了化学武器,现在已经60多年已经过去了,日本在中国的领土上的化武到至今没有销毁,这说明它的销毁的难度是非常大的,需要很多的财力和人力、物力,所以叙利亚是拥有中东地区最大的化武库之一,所以要七万多人这个说法并不夸张,这七万多人日可能不是一个武装部队,他可能是由禁止化武组织配备的一些专家或者工程技术人员进去以后帮助销毁核武器。

  叙利亚反对派选出的新总理艾哈迈德·图迈赫属于温和派,他是否会影响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的对峙局势?

  华黎明:现在叙利亚的反对派非常分散,而且现在境外的叙利亚反对派的头,过去受到西方沙特土耳其支持,但是现在沙特对于美国暂时不攻击叙利亚的决定持不同意见,所以叙利亚这个新反对派领导人在这种背景下产生,恐怕对叙利亚局势不会影响很大。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客服QQ:1044453031),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