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进行​中期选举​,结果却只关乎杜特尔特?

5月13日早上6点,超过6100万菲律宾选民涌入投票站,选举18000个国家和地方职位。现任总统杜特尔特没有参加这次菲律宾中期选举,但是他的声望预计会对选举产生巨大影响。这次选举被认为是菲律宾民众对杜特尔特推行的改革以及他行事作风的一次检验,实质上是对总统的公投。

声势浩大的选举和严格的安保

参议院的12个席位,众议院的243个席位,以及立法机构中党派名单组织的61个席位正在争夺中。除此之外,全国还有17750个省级、市级和地方职位的竞争。在这个拥有1.7亿多人口的国家,有约6100万人登记参加投票。另外182万海外菲律宾人也被允许参加海外投票。

菲律宾国家警察(PNP)正在部署16万名警官和人员保卫选举。局长阿尔巴亚尔德(Oscar Albayalde)说,所有3.6万个投票站都将至少配备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

警方确定了900多个选举热点或关注地区,因为这些地区可能出现暴力升级、政治竞争和来自武装组织的威胁。警方指出,截至5月11日,共有43起与选举有关的事件发生,20人死亡,24人受伤。菲律宾海岸警卫队表示,他们已在全国各地部署人员,协助军方和警方采取安全措施。

杜特尔特的统治因中期选举而得到提升

在许多地区,选民并没有真正的选择权。目前至少有548名没有竞争对手的候选人只需要一票就可以赢得州长、地区代表、市长和副市长等职位。许多候选人也来自统治各自地区数十年的根深蒂固的政治王朝。

在为期90天的竞选活动中,杜特尔特的前助手克里斯托弗·劳伦斯·戈(Christopher Lawrence Go)一直呼吁民众,如果支持总统的项目和政策,就把票投给政府支持的候选人。

大多数执政的政治家族都加入或联合了杜特尔特的执政党。“这可能是菲律宾政治和治理的一个分水岭,是杜特尔特家族巩固其对政治精英统治的最后一步。” Ateneo政府学院前院长安东尼奥•拉维纳(Antonio La Vina)表示。

杜特尔特支持的候选人支持率很高,一直在民调中领先。这些人包括他的前特别助理奉果(Bong Go)、前警察局长、毒品战争执法者巴托•德拉•罗莎(Bato dela Rosa),以及已故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的女儿伊梅•马科斯(Imee Marcos)。

另一方面,现任参议员、反对党参议员候选人提名委员会的竞选经理弗朗西斯·潘吉利南(Francis Pangilinan)则以他们在对杜特尔特政府的问题上的共同立场,来宣传他们的8名候选人。

民意调查机构“社会气象站”(Social Weather Stations)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杜特尔特的支持率小幅上升,达到了他个人最高的79%。

杜特尔特一直很受欢迎,尽管他在过去3年推出了一些有争议的政策,包括他对非法毒品的野蛮打击,这些政策受到了全球的谴责。但是都没有显着影响杜特尔特的支持率。

选举本质是对现任总统表现的公投

花旗(Citi)分析师本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中期选举往往是对现任总统表现的‘公投’。”“总统的高支持率对支持杜特尔特的候选人无疑是有帮助的。”

花旗分析师表示,自2016年总统大选以来,杜特尔特所在的政党——人民民主党(PDP-Laban)及其盟友在众议院占据了“绝对多数”,预计在投票后,他们将保持主导地位。

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东南亚和南亚业务负责人芒福德(Peter Mumford)说,因此,人们的注意力将集中在参议院席位的争夺上。

民调显示,杜特尔特的盟友可能会在12个席位中获得10或11个席位,并有可能大获全胜。预计杜特尔特的盟友将同时控制参议院和众议院,这将使杜特尔特更容易实施他的经济和政治议程。中期选举还将决定参议院的独立性,而此时杜特尔特正在对旨在制衡总统的机构施加影响力。

选举前,17名参议员基本上都是杜特尔特的支持者。但参议院曾多次否决了他提出的法案和政策。最近的一个事件是菲律宾预算被冻结,这导致该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下滑。参议院不同意众议院的一些调整,拒绝通过预算法案。这一僵局持续了几个月,于今年3月结束,导致今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速从去年同期的6.5%放缓至5.6%。菲律宾商会还阻止了杜特尔特在总统竞选期间做出的几项承诺,包括他试图重新引入死刑。

芒福德预测,总统很可能在选举后推进税收改革。菲律宾国会两院在2017年底通过了第一阶段税收改革,削减了个人所得税,但提高了燃料和含糖饮料等几种消费品的税率。但第二阶段侧重于企业税和激励措施,去年在参议院遭遇阻力。国会越来越多的支持也意味着杜特尔特可能会试图修改国家宪法,以增强总统权力,并将决策权力下放到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以外的地方。

但是芒福德说,在选举之后,宪法改革可能仍然是一个棘手的领域。尽管参议员们越来越多地与杜特尔特结盟,但参议院已经能够阻止总统提出的关键立法,包括恢复死刑、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以及创建一种联邦形式的政府——这些提议遭到了人权组织和政治监督机构的谴责。

菲律宾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政治学家阿鲁杰(Aries Arugay)说,参议院是“最后的抵抗堡垒”。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客服QQ:1044453031),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